<tbody id="19izj"></tbody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19izj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1. 生活方式研究院
              花瓢白       2021-01-15    

              飛天之吻上榜“2020十大丑陋建筑”?徐騰表示不服

              城市中古靈精怪又充滿元氣的地方,不僅限于奶奶廟。

              0 0

              2.jpg

              近日,2020年第十一屆“中國十大丑陋建筑”發榜,引起了吃瓜群眾新一輪的評頭品足,他們普遍覺得這些設計“品味低俗,丑得魔幻十足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但是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的博士研究生徐騰,對這些聲音不以為然。他甚至在2020年城事設計節的“元氣城事獎”中,首先提名的就是在“丑陋建筑榜”排名第三的飛天之吻。

              1.jpg 位于重慶武隆白馬山的飛天之吻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元氣就是一個地方所具備的感染力,簡單來說就是很酷很牛逼。”徐騰說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同時,他還提名了備受爭議的廣州文和友,以及近年走紅的晉江觸角沙灘。他認為大多數人看世界的方式,都是在表達感官上的情緒,而大多數的流言蜚語沒有成本,對這些建筑也不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生活方式研究院就這個話題采訪了徐騰。討論這些處在輿論漩渦中的建筑或設計,不是說想給它們正名,而是想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解讀城市的存在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01飛天之吻

              “獵奇本身有什么錯?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現代主義建筑大師密斯·凡德羅曾說,建筑開始于兩塊磚被仔細地連接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但是建筑并不結束于落成的那一刻,因為它在時間的長河里會一直被沖刷,在人類史上會一直被評判。它可能會名垂千古,也可能會被改造,被毀滅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飛天之吻在對外開放之前,就預先在網上火了——兩個龐大的人型雕像,手托兩批游客,在機械臂的加持下旋轉著到最高空相遇,完成“親吻”。

              3 GIF.gif


              這個魔幻的場景被網友調侃為“巨人上菜”。它最初的設計靈感是武隆民間流傳的一則神話——白馬仙子與茶仙女因愛觸怒了王母,被打落凡間化為仙女山和白馬山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但這個愛情故事的凄美,在兩個色彩鮮艷的雕塑面前徹底解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徐騰承認,這真的很土,但它勝在很酷。“很多東西只是土,但不酷。土是一種很樸素的方式方法,但酷是需要形成一種很特別的形式感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最初的設計圖中,飛天之吻并不如此“寫實”,而是一對白色的漸變鏤空雕塑,造型時尚抽象。但在后期的執行中,施工與設計逐漸背道而馳。

              4.png

              飛天之吻原設計圖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如果從現代審美出發,原設計圖的確更符合常規想象,但徐騰覺得成品更好。“一抽象就沒有感覺了,牛郎織女飛到半空中接個吻,這個想法只有天才才想得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也理解人們對此的非議。建筑本身是一門橫跨工程技術和人文藝術的復雜學問,但很多人只會停留在“好看or不好看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而在同一套美學教育的背景下,人們審視事物的角度多數都是相似的,一旦發現跳出常規,第一感受就是扎眼,辣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因此徐騰說,他在很早以前,就不靠情緒來看這個世界。“無論是做建筑還是設計,其實琢磨的都是人和環境的關系。而評判一個環境如何,最終是要看它本身所具有的能量密度,能不能傳達出一種元氣:它是否撩撥起人的情緒,讓人們有意愿參與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5.jpg

              毋庸置疑的是,飛天之吻提供了一種新奇的游玩體驗,吸引了全國乃至全球的游客來參與,短時間為當地吸引大量關注并創造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一些人認為,人們去飛天之吻僅僅是因為獵奇。徐騰不認為這是一個槽點,“獵奇是人心底里很大的需求,你去看好萊塢大片是獵奇,聽明星的八卦也是獵奇,獵奇本身有什么錯呢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覺得飛天之吻之所以能成為一個網紅點,是有充分理由的,“首先它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,然后還用一種合理的技術手段實現了,并能提供到一種超越日常的體驗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些古靈精怪的設計,是否會擾亂城市的整體規劃?徐騰并不擔心這些,他更相信“進化論”:人類歷史的發展會有一套它自己的程序,時間會自然決定誰能留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02廣州文和友

              世間萬物,就非得待在它該待的地方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州文和友,是徐騰覺得應該提名“元氣城事獎”的另一個網紅建筑。他覺得這個設計將廣州日益稀少的街頭小販收納到店鋪當中,嘗試用商業的辦法挽救了城市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也許在他人看起來,文和友在CBD的存在,就像在一個高科技的外殼上縫了一張破敗的舊布。但是徐騰看到的,是一個建筑罕見的勇氣,它把城市中陳舊的一面搬到了外立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6.jpg

              傍晚時分的廣州超級文和友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過去,城市恨不得把舊環境全部都拆掉,特別是在CBD,要的就是體面。現在借由著這一種力量,舊日的生活氣息重新回到城市中去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也是徐騰認為它比長沙文和友走得更前的地方。“長沙的只是室內的一個裝修,你在家里穿成啥樣都沒人管是吧?但如果你穿個比基尼在街上走,就會有人罵你傷風敗俗,因為任何事一旦到外地面來,就成了一個公共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廣州文和友所造成的輿論價值,很多人都低估了。徐騰說,正因為廣州用這種網紅的方式試驗了一把,重慶縮小版的文和友“47樓大排檔”項目,才很快得到了批準。

              7.jpg

              重慶縮小版的文和友“47樓大排檔”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很多人不認同文和友,是覺得它盲目混搭,為什么非要立在最繁華的高樓大廈中,融入到更接地氣的北京路不好嗎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徐騰對此表示抗議,“為什么一個東西,就非得待在他該待的地方?一個一米七的小孩在街頭打球,當然無可厚非,可是他能打進NBA,不是更能說明它很厲害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覺得,大家在批判一個事情的時候,不應該首先想到一個標準,因為只有豐富才會有活力,才會形成復雜度,繼而城市才能形成“閱讀快感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文和友另一個飽受非議的地方,在于開業半年,首批老字號就陸續退場了。徐騰覺得很正常,“任何一個事情在實踐的過程,肯定是會遇上各種各樣的困難,這個事情不足以否定它在最開始的決心和勇氣。

              8.jpg

              超級文和友的攤主,已經換了一批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年來,徐騰觀察到,房地產發展相對乏力,但網紅建筑讓旅客趨之若鶩,是因為走了合適的群眾路線。對比之下,學院派的建筑一直更加強調的思想性,它太學術了,人們需要一些立馬就能get到的樂趣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想,網紅建筑在未來會是比較有意思的一個方向,因為它可以涵蓋各種各樣的創作,產出更多富有體驗感的玩法,實現一種整體的氣質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因此,徐騰鼓勵網紅店主們,積極面對各種異議。“任何一個事物,面對的輿論都不可能絕對干凈,因為說一句風涼話不需要什么成本,被批評從來都是更容易的。但要說出里邊的道道來,還需要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古靈精怪的城市,才好玩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自從2017年邂逅奶奶廟之后,徐騰再沒有遇到過讓他更心動的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有一種悲哀是出道即巔峰,再也找不著比奶奶廟更牛逼的東西了。”徐騰笑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奶奶廟因為徐騰的發掘一炮而紅,但隨即也陷入了意料之外的變故。它首先迎來了蜂擁而至的游客,后來隨著輿論變得復雜,很快就遭到改造,很多的地方也被拆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9.jpg

              奶奶廟中的“全神全佛”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徐騰覺得很可惜,他本來是想分析它背后所蘊含的能量,結果大家不分青紅皂白,打死再說。這對奶奶廟是很大的傷害,也跟徐騰當初記錄的本意有很大的違背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后來有人對徐騰說:你是什么樣的心態和看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別人拿你這個材料怎么來做后續的斗爭,這個斗爭起來之后你是控制不住的。徐騰深以為然,于是他幾乎不再在公眾號上寫新發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中國的文化主題還是偏端莊,并不鼓勵創新,“大家都板著個臉,試圖很體面,而好玩的東西就很容易被摁死。飛天之吻和文和友都是很典型的案例。”

              10.jpg

              奶奶廟中的“車神”。圖/網絡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徐騰常常見證人類在建筑歷程上的弄巧成拙。晉江的觸角沙灘,也是他覺得很有元氣的地方,它是伸向大海的一條長尾沙灘,傍晚時分的晚霞景觀很極致,有渾然天成的氣場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但是當地政府發現游客多起來后,在岸上修了一個龐大的花園,這反而讓去看日落的游客沒地方停車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作為野生建筑觀察者,徐騰雖然不想寫公眾號了,但也不能停止記錄。他繼續做他的手帳,最近在畫去年5月份到8月份在外面流浪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11.jpg

              官方照片↓

              12.png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總是能發現民間不經意留下的奇觀,比如最近到重慶斷頭大佛,意外在附近發現了一個還活著的“小廟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它立在一個崖壁上,走道特別窄,就一米多寬,里面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大小佛像,前面都有香火,“其中竟然摻雜了一個穿著毛衣的圣誕老人,特別好玩。”

              13.jpg

              在大合影中突兀的圣誕老人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他決心把這些有趣的東西記在腦子里,并在未來的創作中把他們復活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徐騰真正關注的,從來不是建筑設計的美丑,而是在這背后的“浮世繪”。他常常會從建筑中看到一些有趣的細節,比如業主是不是跟施工隊吵架了?誰在那里又收回扣啦?農村的歐式宅子又是誰做的決策?

              14.jpg

              徐騰的近日手帳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些隱秘的信息讓他特別著迷。很多潛伏在人民群眾周邊的建筑,默默形成了一片地域文化,飽含魔幻現實的隱喻。它可能是趨同的城市設計中的一朵奇葩,但正因如此,它持久地散發出一種年輕向上的元氣和活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正如日本建筑師谷口吉生所言:建筑基本上是某種東西的容器,我希望他們更喜歡的不是茶杯,而是茶。



              0個人收藏
              廣告
              新周爆款
              HOT NEWS
              廣告
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19izj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19izj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,狼友AV在线观看,欧美亚洲日本国产黑白配,欧美最猛12teevideos,男同军人versios视频,日韩欧美亚洲一中文字暮精品